蜗牛小说_最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站,蜗牛免费看小说网

灵慾的沟通-淫妻奸情



灵欲的沟通(一)
陈少奇,已发育得很结实,长得一七八公分的高个子,像个大人了,今年才读初中三年级,已经人小鬼大,懂得许多,许多事情,当然包括男女之间的事。
因为已经懂了,就对女人发生了兴趣。
第一个使他发生兴趣的女人,竟然是他的母亲,这大概就是心理学家的所谓「恋母情结」吧!
他的爸爸是水泥匠,妈妈是女工,所以每当寒暑假,他都得做小工,而他的家,也就只三个人。
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,只好租住别人的房子,是租在离镇上约三公里路的地方,一间二层楼房的二层楼上。
楼上共有二个房间,一个客厅,一个厨房和卫生设备,为了节省开支,二间卧室也是住了二家,一家是他们,一家是姓王的年轻夫妻,也是做水泥匠和女工的。
所以他们一家三口,就睡在那二坪大,四个榻榻米的卧室里。
四个榻榻米,再排设了衣橱,只剩下三个榻榻米了,所以等于每一个人,佔有一个榻榻米。
通常,都是父亲睡在中央,有时父母吵架的时候,就轮到他睡中间,父母睡两旁。
水泥工这种工作非常的不固定,除非有大工程,可以连续做一段时日外,通常,十天、八天就得换个地方,虽然收入还算不错,都不是细水常流式的,有固定的收入。
所谓柴米夫妻百世哀,就是这种样子,没工作的时候父亲又喜欢喝点酒,夫妻就这样吵起来,吵了架,夫妻之间睹气,一睹气,就互相不理会了,在这种形下,少奇就睡在父母之间。
少奇的母亲,也认为少奇只是小孩子,所以晚上睡觉,或没工作时中午睡午觉,衣着也太随便,再加上现在女人都喜欢穿那种短得不能再短的三角裤,阴户总是隐约的无若有,有若无,令人想入非非。
其实,少奇对母亲也不敢太不尊敬的做出什么非礼的事,最初也只是猛偷看母亲的三角裤而已。
睡午觉的时候,母亲偶一不小心,会露出肚脐以下的下半节,他就对着引入遐思的母亲三角裤虎视眈眈,那丰阜的部份,和黑黑的阴毛。
所以当他睡在中间的时候,总是找机会,用大腿去贴在母亲的阴户上,用手盖在母亲的乳罩。
他母亲认为他只是小孩子,也不大理会。而他对母亲的非礼,也仅此而已。使他由对母亲兴趣,转移到另个女人身上的原因,就是这样的。
有一天的半夜,少奇在尿急中醒来。
夜里睡觉,通常只留一盏小电灯泡,灯光朦胧,少奇上了壹号,回到房间以后,就想看看母亲的三角裤,偏偏这天夜里,母亲的睡姿很正确,裙子也盖得好好的,并非露出什么来。
少奇当然很失望,何况也睡意正浓,好奇心一收敛,躺下来就将入睡。
可是这个时候,传来了隔壁王姓夫妻翻云覆雨的声音,因为少奇的卧室与王姓夫妻卧室的隔间,只是用二层三夹板所订起来的,所以隔壁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。
他一听到这种声音,与父母亲在翻云覆雨时完全一样,所以少奇突地紧张起来,很注意的听。
这种声音,一下子就没有了。
少奇就是不信鬼,他不相信王叔叔这样不管用,两三下就清洁溜溜,特地把耳朵贴在隔间壁上,很专心一志的偷听,结果被他听出一点端倪。
王太太说:「叫你不要,你偏要。」
王叔叔说:「对不起嘛!」
「对不起,对不起,你只会说对不起,你不想想明天还有工作,人家今夜被惹得失眠了,明天的工作一定很辛苦,害人不浅。」
「对不起嘛!」
「我认为你该去吃吃补肾丸,如果这样长期下去,人家如何忍受。」
「是,太太,遵命。」
「死鬼。」
「睡吧!」
「叫人家如何睡。」
「……」
听了这一段,少奇已粗略知道了一些儿,胡思乱想了一阵子也就睡了。
做水泥工是很苦闷的工作,所以在工作中,常常说些笑话,以舒解工作的苦闷,因为知识水準不高,所以说来说去,还是离不开黄色的笑话。
少奇对男女之间的事,所以懂得那么多,也大都是在打工时听他们谈笑中领会到。
那一夜以后,少奇把对母亲的兴趣,转移到这位王太太的身上。
王太太今年大概二十五岁,身裁高高瘦瘦的,也是窕窈婀娜,做工的时候,穿长裤及长袖衣服,连脸部都包起来,回家换上了衣裤,却也皮肤白白的,很是细嫩。
从此少奇,就特别注意王太太。
王太太,少奇要唤她阿姨。在少奇的心目中,这位阿姨愈看愈标緻可爱,愈是迷人诱人。
也不知有意或无意,阿姨在家里的衣着也不太讲究,很随便,常把少女时代穿的迷你裙穿上,在做家事的时候,也常常不是露出丰满的玉臀,就是露出三角裤,不过这是很短时间的事,她随手一拉,裙子一盖,又什么都没看到了。
有一次,星期六下午没课,妈妈在客厅看电视,少奇做功课。口渴到厨房喝开水,刚好阿姨不知干什么,弯下身在地上拾东西,把整个雪白的屁股,提得高高又翘翘的,很是诱惑。
少奇见机不可失,忙上前说:「阿姨,找什么东西?」
他故意上前,伺机在阿姨的丰臀上,摸了几下。
阿姨的屁股本来就雪白纷嫩,入手又细腻又滑,少奇如被电触着似的,心跳得很厉害,一股慾火熊熊的燃烧起来了。
当他摸了几下,顺手要摸进二个屁股间的阴户时,阿姨适时的站了起来,说道:「少奇,肚子饿了。」
少奇还在与奋中,下面的大鸡巴也翘了起来,一时忘了回答。
片刻才灵机一动,说:「……不是,要吃东西。」
阿姨被少奇摸屁股,摸得很不好意思,见到少奇行态有异,详细一看,才知道少奇已兴奋得下面的大鸡巴都怒髮冲冠了。
看得阿姨倒抽了一口冷气,心想:这小鬼的鸡巴么会那么大,怕有六寸多长吧!心想,口中问道:「吃什么?」
少奇冷静下来,就吃起豆腐来,说:「阿姨。」
「鬼,没大没小的。」轻轻的掌了少奇一个嘴巴!就走出来了。
不知怎地阿奇心中有种甜甜的感觉,喝完了开水又回到客厅做功课。
他的妈妈跟阿姨两人边聊天边看电视,少奇则边做功课边注视阿姨。
阿姨不知跟妈妈说了些什么笑话,二人突然笑了起来,笑得阿姨斜跌在沙发上,一双玉腿抬得高高的。
她的玉腿本来就圆润修长,皮肤又是雪白如霜,双腿一抬,迷你裙一翻,整个春光外洩了。
看得少奇馋涎欲滴,他不但相到了阿姨的三角裤,也看到了黑黑的阴毛,不知不觉的又兴奋起来了。
他看,偏偏她的阿姨也看到了少奇虎视眈眈,赶忙的坐正,把迷你裙盖好,这下子,少奇又只好乖乖的写作业,认真读书了。
到了二点多,妈妈睡午觉去了,阿姨也去睡午觉。
他一个人,无聊地作完课业,才三点,就拿出数学,要演算,这时他想到了阿姨,于是又到厨房去喝开水。经过阿姨卧室,才知道阿姨卧室的房门,并没有完全关好还留有一线空隙。
他知道阿姨正在午睡。这时他突然感到紧张起来,因为他想偷窥阿姨睡姿。他静悄悄地把阿姨的房门,推开一点点,以便视线良好。
果然让他看到了。因为是在大白天,又每间卧室都有窗,所以卧室内的光线极好,纤毫毕现,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阿姨并没有换上睡衣仍是穿迷你裙而睡,裙子本来就短,睡在床上的裙子又翻开来,三角裤就跑出来见人了,她穿着又是白色的三角裤,这三角裤的特色又是若隐若现。
阿姨的阴户又特别丰满,阴毛特别多,已跑到三角裤外蔓草丛生了。
少奇看得全身热血沸腾,这时他突然色胆包天,悄悄地开了房门,走进阿姨的房间内。
阿姨睡得正熟,好梦方酣。
他轻轻地坐在床旁,看阿姨的阴户。心想,阿姨的阴户好美,别的女人,阴户只是微微突出来而已,阿姨竟隆突得如一座小丘,阴毛更是乌黑又细长,又浓密得这样一大片。
光用眼睛看,委实太不过瘾。
这时他是又紧张,又刺激,下面的大鸡巴翘得好高,他用发抖的手,去摸阴户。「啊!……」摸到了,入手竟然满握,只可惜隔着一层三角裤,于是他的手小心翼翼地伸进三角裤内。
心想:阿姨睡得好酣。
「啊!……」他竟然摸了阴户,全身都颤抖起来了,他的手也发抖,但他还是轻轻摸着,这时阿姨忽然翻了个身,她的手不偏不倚的压在他的大阳具,他惊骇得差点要跑出去。
好在,阿姨又睡了。
他的大鸡巴,本来已又硬又翘了,这时更是硬如铁般而且伸得特别长。他本想从裤子里掏出大鸡巴来,交到阿姨的玉手中,过过瘾,但一想,这相当冒险,只好轻轻的把阿姨的手拿开,悄悄的开门走出来。
到了厨房,他才长长的喘了一口大气,心想:「好危险呀!」
好在他平常偷看母亲的看惯了,遇到这紧要关头,还能自我克制。
喝完了开水,他又经过阿姨的房门。还是不死心的悄悄打开门一看,现在只能看到两个雪白丰满的屁股,本来想进去摸摸,后来还是胆子提不起来,只好关了门去演算数学了。
这之后,他常常有意无意的挨近阿姨身旁,找机会摸摸屁股,运气好的话,还可摸到阿姨的大腿。
好在阿姨,从未出口骂他。
又过了一个礼拜,又是星期六。
中午,正好妈妈和阿姨都在家,本来约好同学,今天下午,到学校玩篮球,现在决定黄牛不去了。反正妈妈和阿姨都会午睡,这午睡是在工地睡惯了的,要改怕不容易。
妈妈和阿姨一睡,他可以再偷偷的跑进阿姨的房中,去摸摸阿姨的阴户,今天,一定把手指插进小穴里,而且要插深一点儿。
这时他才发觉,阿姨今天不但穿迷你裙,而且连乳罩都没带上,跟妈妈说笑的时候,娇躯一动,一双乳房摇摆不已,真的可把少奇的魂摇得飞到半空中去。
吃完了中饭,妈妈说:「少奇,妈妈要到外公家,你不要乱跑,在家里好好读书。」
「是的,妈妈。」
妈妈走了,他担心阿姨也走了,他就只好到学校打篮球了,那多无聊。
还好,阿姨并没有走。这样,家里就只剩下他和阿姨了。
阿姨打了几个呵欠,就走入房间了,少奇的心,陡地紧张起来了,他实在没有耐心再等阿姨入睡了,但是他非等不可,惹怒了阿姨可不是好玩的。
阿姨是太美丽太迷人了。
他看看手錶,才一点正,阿姨刚进入房间,还不到五分钟,怎么会那么快就入睡呢?
他站起来,要到厨房喝开水。
经过阿姨的房门时,一颗心才定下来,还好,阿姨的房门并没有锁上,还是留有一线空隙,这时候他的好奇心又旺盛起来了,阿胰那雪白窕窈的迷人胴体,又浮在他的脑际盘旋。
禁不住的,他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。
他很小心的,阿姨刚刚入睡,一吵醒她,必定又要等很久了,他只开了一个小缝以能看见阿姨卧室的情况,就可以那么小。
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,他差点儿想冲进去,只是强忍着,口乾心跳,慾望之火,燃烧得他的全身都火烫。
原来,阿姨的迷你裙又翻开了。不但迷你裙翻开了,上衣都翻开了,露出二个又高又挺的大包子,可惜只露了一半,乳头部份还在衣服内,可是乳头四周的红晕,粉红色的,很是诱惑人。
他差点儿沉不住气的冲进去,但是不能,他这一冲进去,必定吵醒阿姨,阿姨一定会骂,会告诉爸爸妈妈,甚至王叔叔,这下就惨了,一定会被挨打的。
他只是痴痴地看。
这美人春睡图,使他下面的大鸡巴也受不了,硬得头昏脑涨,无论如何,今天必须把这根大鸡巴,插进阿姨的小穴里,试试打炮的滋味是什么样子。
熊熊的慾火,沖昏了他的头。他想必须忍耐,不忍耐的话,自己的大鸡巴是插不进阿姨的小穴。
他赶快掩上门,跑到厨房去,打开水龙头,用自来水猛沖自己的头,半晌,才感到好受一点。
他必须忍耐,忍耐到阿姨睡了才能进去。
回客厅的时候,又经过阿姨的房门,禁不住又要开阿姨的房门,但他的手又缩回来,心想,不可以,会愈看愈受不了的。
必须等到阿姨睡了才可以。
回到客厅,拿起课本,课本上的字,变成了阿姨那两颗雪白的乳房,幌来幌去。
他忍耐着,忍耐着,约再过了十五分钟,才悄悄的进入自己的房间,把衣服全部脱掉,只剩下一条内裤,才轻轻地走出自己的房间。然后他蹑手蹑足的,走到阿姨的房门,非常轻的打开阿姨的房门。
「咿呀……」的开门声。
他害怕得差点儿,灵魂都出了窍。好在阿姨还是沈睡如死,他又轻轻地关上门。
「咿呀……」的一声。
他的心猛跳着,又惊骇又害怕,心下猛咒着:「他妈的,这个房门专跟自己做对。」
但阿姨还是沈入甜甜的睡乡中,并未吵醒。他关了门,注视阿姨。
「啊!……」他的全身血脉俱张,阿姨两个雪白的大乳房中的一个,已跳出衣服外了,像个大包子似的,等候他去品嚐品嚐,他这时后悔不带刀子,假如有带刀子的话,他正可以威胁阿姨,乖乖的干完了那种事。
他急忙到了床旁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爬上床,不再考虑的用手摸着那跳出来的雪白乳房。
「嗯……」轻轻的一声,出自阿姨的樱桃小口,他这一惊非同小可,阿姨,阿姨一定被自己的鲁莽吵醒了。
没有吵醒,上帝保佑,阿姨睡得正酣。
他放心了许多,一定是昨晚,王叔叔又跟阿姨爽歪歪,惹得阿姨失眠了,现在才睡得那么死。
他暗下默唸着:不可粗莽。但他的心,已如战鼓般的,又急又切,使得他的全身都发抖起来,双手几乎不听指挥了。
他用双手小心翼翼地去解开阿姨上衣的钮扣,也许太过紧张,双手又抖得利害,手老是碰到乳房,如触电般的又滑又细腻。解了好久,才把二个钮扣解开。
「啊……」
他轻轻的低叫,这两颗乳房,是太丰满太挺了,太雪白太细嫩了,因为未生过孩子,二个乳头像红豆一样小,又是黑中带红,诱人极了。整个上身,阿姨的上身,像开展览会一样的,让少奇儘情的参观。
他想,现在要脱阿姨的三角裤了,怎么办?这是很困难的问题。要脱阿姨的三角裤,必须移动阿姨的臀部,哪有不吵醒她的理由,阿姨被吵醒了,那不是糟了?可是自己的大鸡巴,若要插进阿姨的小穴里,就非脱掉阿姨的三角裤不可,看样子,只好冒险。
其实不冒险也不可以了,少奇已被熊熊的慾火,燃烧得很难受,要不是他平常听惯了黄色笑话,又常常偷看女人的乳房了,阴户了,才有现在的自制力他很小心的,用一只手,提起阿姨的右屁股,另一只手拉下三角裤。
「嗯!……」阿姨出声了,只听她又娇声道:「阿成,不要吵,人家要睡觉嘛!」
少奇是一骜又一喜。惊的是,他真的把阿姨弄醒了;喜的是阿姨在睡眠中,把自己当做是她的丈夫,王建成。
王叔叔就是阿成。
他高与极了,他的大鸡巴,要插进阿姨小穴里,今天準插成了。他就不客气的,小心翼翼的脱阿姨的裤子。
「嗯!阿成,不要嘛!」阿姨梦呓似的娇哼着。
他一把阿姨的三角裤脱下了。
真是高兴无比,他现在的慾火已烧毁了理智,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内裤脱掉。自己的大鸡巴,已经青筋暴现,愤怒已极。
他的动作使床也摇动起来了,好在阿姨还睡得甜甜的。他再也顾不了什么,就用手去找阿姨的小穴。
「嗯……轻点……阿成……」
苍天保佑,阿姨并没有张开秀眼,否则一定前功尽弃,他找到了阿姨小穴,小穴里已春潮泛滥,淫水已经津津的流出来了。
他俯下身,一手握着鸡巴,对準阿姨的小穴,猛地用力一插。
「哎唷……痛死人了……」阿姨展开眼睛,惊叫道:「少奇,是你,哎呀…不…不可以呀……」
少奇的龟头太大了,有鸡蛋那么粗,这一用力插,才只不过把大龟头插进一半,已插得阿姨秀眉紧蹙,粉脸变白,痛苦不堪地哼着:「少奇,不可以……不……呀……可以……」
少奇的龟头虽然只插进一半,但有股暖暖的,紧紧的感觉,全身舒服透了。
「阿姨,给我……给我。」
「不可以……不……可以……我是……我是你的阿姨呀……」
「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他又猛地用力一插。
「滋!……」的一声。
「哎哟……少奇……不可以……轻点嘛……痛死人了……」
阿姨的屁股,缓缓地扭动着,挣扎着:「……少奇……我……是……阿姨呀……噢……好胀……好……痛人……」
「阿姨,妳太美,太美了,我要肏你嘛!」
说着,少奇一来怜香惜玉,二来怕惹怒了阿姨,那种场面就很难收拾了,反正自己的龟头已经进了小穴,这种快感是他毕生破题儿第一遭的享受,所以他就缓缓地扭动着屁股。
这是他晚上偷看爸爸妈妈做爱的时候偷偷学来的功夫,现在就用着了。
阿姨被少奇,扭得双眼细瞇,粉脸生春,哼着:「少奇……不要嘛……你怎么可以对阿姨…对阿姨这样…唔……呀……轻点……呀……不不……要嘛……」
他一边摇扭,却也扭出味道来,感到大鸡巴又麻又痒,即难受又快感,尤其大龟头的沟被阿姨的大阴唇夹着,紧紧的,满满的,舒畅极了。
「阿姨,妳的小穴真美,我好爱阿姨……」
阿姨已被少奇扭得粉脸都红起来了,全身颤抖,挣扎,曲扭着,不知是痛苦还是舒畅地哼着:「少奇…岈……你……不能……哎哟……不能这样……呀……好美……」
「阿姨,妳的小穴更美。」
阿姨的腿肌颤抖着,纤腰也如同蛇般的扭动,粉脸霞红又含春,一双秀眼更是含娇带媚,细瞇地看到少奇,少奇被阿姨的那种娇娆的媚态,看得魂飞魄散,这瞬间,他真的不知身在何处。
小穴里的淫水更多,他的大鸡巴,也有了鬆动的感觉,已经一分一厘的往小穴里,奏着凯歌前进了。
片刻间,阿姨的呼吸急促起来,四肢发软,同时把一双玉腿变成大八字的张开,嘴里更是喃喃自语:
「哎唷喂……少奇……你…你不……能姦阿姨嘛……阿姨要…要给你姦死了……呀……哎…少奇……不要……不……要嘛……」
「要,少奇要姦阿姨…要肏阿姨……」
「呀!不要嘛……喔…喔…好美……」
「要,阿姨太美,太美了,我爱阿姨吗!」
「哎唷…你…你可恶的小鬼……」
大鸡巴已经在小穴里慢慢的滑进,一分一厘的,突的碰到了花心。
「呀!……唉唷……」阿姨双眼翻白,猛地娇躯曲捲起来,把个少奇紧紧地抱着,一阵抽搐发抖,然后四肢一软,像个「大」字的,垂死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了。
少奇并不紧张,在工地健忠仔叔,常常在休息时,把女人高潮时的情况,绘声绘色的说得口沬四飞,宛如活龙活现般的。
少奇很高兴,阿姨能得到性高潮,这样一来阿姨大概不会怪自己强暴她了。他也趁机会,把大鸡巴用力一挺。「滋!……」
「呀!……」夹着一声娇叫,全身一阵颤抖,阿姨醒过来了。
少奇的大鸡巴也全根尽没了,本来要猛抽狂插一番,但一想,还是忍一忍,与阿姨谈谈。
阿姨一醒来,一双玉手就猛搥着少奇的后臀,像撒娇又像很生气地说:「要死,要死……要死……」
「阿姨,不要生气嘛!谁叫妳生得那么美。」
「要死,要死……你竟敢强姦阿姨。」
「我已经强姦了嘛!生米煮成熟饭了,阿姨就别生气好吗?美丽的阿姨,我爱妳嘛……」少奇说着,用双唇,贴上了阿姨的樱桃小口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微微挣扎着,香吻已经灼热,二三下,就与少奇热烈地拥吻在一起,口吐丁香,送进少奇的口中。
少奇还是第一遭吻女人,阿姨的丁香,已在他口中,他飘飘欲仙地吮吸着丁香,舒服极了。
半晌,阿姨挣脱了他的嘴唇,娇嗲道:「小鬼,阿姨就知道你不安好心。」
「阿姨,我爱妳嘛!」
「哼……骗人,你前个礼拜六,伦偷的进房摸阿姨的那里,你以为阿姨不知道,你这小鬼。」
「阿姨知道?!」
「当然,阿姨本来要骂你,怕你妈妈知道了,你下不了台,阿姨只好忍了,没想到你竟敢得寸进尺。」
「阿姨,你太美了嘛!」
「哼,哼,美,美,美什么?」
「阿姨什么都美,尤其小穴最美。」
「哼……美你的鬼。」
「真的嘛!……」
「骗人。」
「阿姨,我受不了了,我要插了。」少奇的慾火旺盛,己经缓缓地抽起来,再猛力往下一压,插了下去。
「哎唷……轻一点……」
刚开始,要插进去时,还有点儿格格不入,四五下之后,已经通畅无阻,少奇愈插愈过瘾,愈舒畅,就没命地猛插起来。
「哎唷喂……你这死鬼……呀呀……美死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轻点儿……对……对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小穴里又酸……又麻……呀……」
「我要插死阿姨……」
「好……阿姨愿意给你…给你插死…唔……哼……死……就死罢!」
少奇可不管阿姨那些浪叫,他只一味地强抽猛插。
她娇柔不胜似的,仰卧在少奇的身上,小嘴轻动,娇体摇扭,那双水汪汪的眼睛,以闭微张,只瞇成了一条缝,此时的阿姨,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,由小穴传遍全身,是那么的舒阳。
「呀…你又顶到阿姨的花心了……哼…你要姦死阿姨了……我的小鬼……」
「要叫亲哥哥……」
「哼……哎哟……亲小鬼……」
「叫亲哥哥,不然我不插了。」
「不……我叫…我叫……阿姨叫你小鬼是……哼……好舒服……亲哥哥……美死了……舒服死…亲哥哥……」
阿姨感觉到她那饥饿的小穴的深处,好像虫爬蚁咬似,又难受又舒服,全身热烘烘的,像遭到熊熊烈火烧灼着,一种说不出的快感,到处蕩漾迴旋。
「亲哥哥……哎唷……我……我真要死了……嗳……要命的亲哥哥…唔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呀……你要姦就姦吧……」
少奇一脸通红,愈插慾火愈旺,他像不顾死活似的,非常卖力。
阿姨则娇喘于于,她的双唇一张一台,臻首猛摇,满头乌亮的秀髮,随着她的头左右摆动,她此时,已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。
「嗳……我……阿姨会被你姦死了……亲哥哥……你的鸡巴……又长……又大……又一条火棒……哎唷……美死了……想不到你……你真行……呀……」阿姨的身心舒美舒服得难于形容。
少奇急促地喘息着,但仍然在做强而有力的冲击,口中也浪叫道:「我要姦死阿姨……阿姨…呀…妳的小穴…这么美…美美……姦死阿姨。」
阿姨生平第一次享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,只觉得全身在颤抖着,舒服的抽搐着。
「呀……亲哥哥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你……哎哟……要姦死阿姨……哼……就姦死吧……阿姨给你了……」
阿姨已进入晕迷状态,她的雪白胴体不住地蠕动着,辗转着。
「哎哟……亲哥哥好厉害……阿姨要死了……哼……美死了……哎哟……」
「等等……阿姨等等。」
「呀……呀……不能等了……姨给你干死了……死就死吧……美……」
「要等呀……阿姨……我……我也要丢了,等等。」
「亲哥哥……阿姨被你姦得丢了三次了……哎唷……好舒服……又要丢了,呀……不能等……呀……丢了……」
一股热流,冲击着少奇的大鸡巴,他感到全身就要爆炸似的。
「阿姨……妳的小穴真美真美,我也要丢了……呀……美死了…丢了。」
两人都如泥一样的,瘫痪在一起。
过了很久,阿姨才醒来,她轻推着少奇道:「少奇……」
「嗯……」
「醒醒……你把阿姨压扁了。」
这时少奇才醒过来,赶忙下马,躺在阿姨的身旁,这才想到阿姨这一对丰满的乳房,他从未摸过,摸起来,一定很舒服。
他伸出手,摸着了。
「嗯……不要嘛……」
入手软中带硬,细嫩极了。
「少奇。」
「嗯……」
「你最坏了。」
「坏什么?」
「你竟敢强姦阿姨。」
「阿姨,我若不强姦阿姨,阿姨能这样舒服吗?有什么不好。」
「羞,羞,还敢说。」
「王叔叔不是每次,都惹妳晚上失眠吗?」
「小鬼,你怎么知道?」
「不可叫小鬼,要叫亲哥哥。」
「嗯……羞人嘛!」
「叫呀,不叫以后不强姦阿姨,让妳失眠算了。」
「好嘛!我叫……嗯……亲哥哥……」
「哈哈……喂……好妹妹,亲妹妹。」
「小鬼头……没大没小的。」
「是我的鸡巴大,妳的小穴小,我大妳小,阿姨……」
「……」
「怎么不应声?」
「你羞人嘛!」
「好,不羞阿姨了,阿姨,晚上我贴在墙壁上偷听阿姨骂叔叔,叔叔好可怜喔。」
「嗯……不要再说了嘛!」
「好,不说,以后阿姨的小穴痒起来了,要少奇强姦的话,叫一声亲哥哥,我就知道了。」
「嗯……」
「嗯什么?」
「阿姨知道了嘛!」
那天晚上七点多,吃完了晚餐,王叔叔与爸爸又开始喝酒了,爸爸突然想起明天缺少了「海菜粉」,妈妈又忙着就叫阿姨去买,爸爸说:「少奇,你载阿姨去买三斤海菜粉。」
「好。」
少奇推出爸爸的摩托车,阿姨坐上后座,少奇就加油的驶了一小段,停了下来。
阿姨问:「没汽油了?」
「不是。」
「那你停下来干什么?」
「要阿姨坐好呀!」
「阿姨坐得好好的,那里不好。」
「阿姨没看电视里行的安全吗?不能侧坐,要跨坐才安全。」
「小鬼,鬼花样特别多。」
阿姨只好听话的跨坐好,玉手搂着少奇的腰,才说:「可以了罢!」
「不可以。」
「又为什么?」
「这路不好,天又黑,万一不小心会把阿姨摔出去,要抱紧才安全。」
「小鬼……」
「不可叫小鬼,要叫亲哥哥。」
「嗯……」阿姨羞得低下头,想起中午那欲仙欲死的舒服,粉脸都红了。
少奇说:「不叫亲哥哥可以,但要把我抱紧。」
「好嘛,老是欺负人。」阿姨只好挪向前,把个少奇紧紧的抱着。
少奇的后臀,顿感到被两团肉球紧紧贴着,因为抱着太紧,阿姨那丰挺的阴户,也贴在少奇的屁股上,那种感受,真是美妙极了。
少奇发动机车,速度不快不慢的骑着,路况不好,机车颠陂的驶着。
因为这个原故,机车跳动着很厉害,少奇在这夏天,又只穿了汗衫,阿姨的两个乳房贴在少奇背后磨擦着,阴户也在少奇的屁股上磨擦。
磨擦久了,竟也磨擦出味道来了。少奇但觉,阿姨的两个乳头硬起来了,下面阴户也是慢慢地涨起来。
阿姨愈抱愈紧,说:「骑慢点嘛?」
「为什么?」
「喂……骑慢点就是了嘛!」
「阿姨真不懂礼貌,没姓没名的。」
「小鬼……」
「还没有到叫亲哥哥的程度吗?」
三公里路几分钟就到了,少奇停在建材行门前,阿姨买了三斤海菜粉,放在机车箱子里,说:「我们到公园走走嘛!」
少奇知道阿姨的双乳和阴户已被擦得心蕩漾了,故意要逗逗她,说:「公园有什么好走的?」
「嗯,就是去走走嘛!」
「回去太晚了,要挨骂的。」
「那两个老酒鬼,有酒就什么都忘了,还怕什么?」
「到公园可以,但你要叫声亲哥哥。」
「嗯!……」
「要不要叫?」
「好嘛,到了公园里再叫嘛,在这里,羞死人了。」
「也好。」
少奇把机车开到公园口放好,就与阿姨走进公园。
这是个明月如镜,繁星点点的夜晚,公园内情人双双,很富有罗曼蒂克的气氛,清风徐来,迎面拂人,真是美丽的夜公围。
少奇被感染了这气氛,伸手轻拥阿姨纤纤细腰,很有感情的说:「阿姨,妳真美丽迷人,我爱妳。」
「哼……爱个鬼。」
少奇轻叹一声,道:「这里罗曼蒂克的气氛,被阿姨破坏无遗。」
「什么气氛,你这小鬼懂得什么叫爱,偷看人家,偷摸人家,那也算爱?」
「阿姨你穿迷你裙、露屁股、现三角裤,那么诱惑人,当然我要偷看、偷摸了,不可以吗?」
「不可以。」
「那你不要穿迷你裙。」
「哼……阿姨我偏要穿,你管不着。」
少奇知道要跟女人谈道理,等于是秀才遇着兵,有理说不清,正好这时走到公园的黑暗处,心想,空口无用,还是用实际行动吧!
想着,就猛地把阿姨拥抱,用双唇,雨点般的落在阿姨的粉脸上,半晌后才吻着阿姨的香唇。阿姨的双唇,已经微烫了。
半晌,两人才四唇分开,坐在草地上。
阿姨娇嗲道:「对不起嘛!」
「知道对不起就好,跟你谈情说爱还真是扫兴。」
「不要怪阿姨嘛?」
「要怪谁?」
「怪你自己呀!」
「你自己想想呀!」
少奇心想,何必费这么大的劲,去想那些搞不通的事,最实际的就是行动,他想着,手已摸到阿姨的大腿上了,入手细腻而滑,手感很好。
阿姨被摸得娇躯如触电,嗲声说:「不要嘛!」
「不要,不要,什么不要?」
「嗯……」
「阿姨妳的小穴我都插过了,全身都摸过了,还什么不要?不要什么?」
「哎呀!不要羞人嘛!」
少奇慢慢把手滑进去钻进三角裤,摸到了阿姨的阴户。
「啊……不要嘛!」
少奇把手指伸进小穴里,小穴里已淫水泛滥了,少奇说:「小穴已经溼了,嘴巴还说不要。」
「不要羞人嘛。」
少奇轻动的手指,在小穴里。
「哼……呀……不要嘛……」
「叫亲哥哥……」
「嗯!……」
「叫不叫?」
「嗯!……」
少奇故意把手伸回来,不再理阿姨了。
阿姨坐摩托车的时候已被磨擦得春情蕩漾了,现在又被少奇摸得心痒痒得难受,他这一缩手,等于是要了阿姨的命。
阿姨突然抱着少奇,嗲声道:「好嘛,阿姨叫…叫……」
「那就快叫呀!」
「亲……亲哥哥。」
「嗯……少奇的亲妹妹。」
「嗯……羞人嘛!」
少奇乘势把阿姨拥入怀中,让阿姨的屁股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她的一双玉腿夹住了少奇的屁股,两人对面紧拥着。
他边吻着阿姨边拉开裤子的拉鍊,把已经又翘又硬的大鸡巴拿出来。
「阿姨……来……拿住我的鸡巴。」
「干什么?」
「妳要不要拿?」
「好嘛!何必那么兇。」
阿姨的玉手碰到了少奇的大鸡巴,娇躯如触电般的一阵颤抖,这根鸡巴太大太厉害了,太宝贵,她的慾火已蔓延地燃烧了全身。
她把三角裤移开,把大鸡巴对準她的小穴口。
少奇说:「好,妳自己来,才不会刺痛妳。」
「好嘛!……」
阿姨的小穴,已经又痒又麻的受不了,猛地用力一挺。
「啊!……」她娇叫一声,大鸡巴也只是进了一半。
少奇说:「这是公园,小声点……」
「好嘛!……」
虽然大鸡巴只进了一半,已经好受多了。
灵欲的沟通(二)
高中联考毕后,少奇的爸爸和王叔叔,包下了一个大工程。
那是二百多户的国民住宅,一共是五栋,每一栋有四十多户,他们包下了二栋。
光这二栋,就可做好几个月。所以他们搬家搬到工地。
这些国宅的钢骨水泥都建好了,剩下的就是他们的工作了。
他们的家搬到工地后,少奇的家住在第一间的一楼,王叔叔的家住在第二间的一楼。
因为这些建筑物只是个粗坯,所以没窗没门,没有浴室也没有厕所,门户大开,只好临时在排水沟建造了一个厕所,是用木板订的,房间也临时造,浴室除了有水,也临时做门。
这里一共有六个水泥匠,四个女工,都是水泥匠的妻子,二个粗工,二个小工。
少奇就是小工,另外一个也是女人。
工作一开始当然很忙,很辛苦,不久之后就习惯了,也感到轻鬆多了。
有一天,中午睡午觉时候,他刚睡下,又尿急,就赶到厕所去小便,到了厕所,谁知厕所的门关上了,显然已被别人先佔了。
在尿急之下,就在厕所旁他拉出了大鸡巴,就放起尿。
他边放尿,边好奇的把脸贴近木板缝,往厕所里看,他竟看到了阿来婶的阴户,其实也没有看到阴户,只看到一小丛阴毛,阿来婶却也正睁着大眼盯着他!
他有点害怕,闯祸了,赶忙跑回去睡午觉,一躺不知不觉又睡着了。
中午醒来,又继续工作,他常常偷眼看着阿来婶,好在一切无事,显然的,阿来婶并不生气,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阿来叔,他放心了。
六点收工,三个水泥匠因家在附近,就骑着机车回家了,爸爸、王叔叔、阿来叔,三个都是酒鬼,八点多,就到附近的小食摊喝酒去了。这整个工地,就只留下阿姨、妈妈、阿来婶和他,共四个人。
他一个人,跟她们三个女人,只好无聊的看电视。看了一下,他更无聊,就站起来,往外走。
妈妈叫道:「少奇,你到哪里?」
「出去走走。」
「哦!正好阿来婶要去杂货店买点东西,你就陪她去,她一个人不敢摸黑上街。」
「也好。」
阿来婶就跟着少奇走。
这乡间的小路,又没有路灯,今夜的月亮,又老是被乌云盖住,这黑漆漆的一片,女人委实不敢走,何况这国宅,又是建在四周都是甘蔗园的中间,清风一吹,甘蔗叶「沙沙」的声音还真的有点恐怖。
走出了国宅,在甘蔗小路上,少奇突然想起中午看到她阴户的事,本来要向她道歉、解释,但又怕愈描愈黑,只好默默走着。
阿来婶有点害怕的样子,少奇问:「阿来婶,妳怕,是吗?」
「嗯。」
这瞬间,少奇想起了要指染阿来婶的念头。
阿来婶大约三十岁,身高大约一百五十六,可以形容为娇小玲珑,大概是做粗重工作的关係,也是瘦瘦的,腰细如柳,一对乳房却特别大,虽然戴上乳罩,走起路来,还是一颤一抖的扣人心弦。
少奇乘机说:「不要怕呀!有我在嘛。」
说着,就用手把阿来婶搂过来靠紧自己,阿来婶微微挣扎一下,就任由少奇搂着。
他真的是人小鬼大,点子极多,尤其自从与王太太这个阿姨玩过男女之间的游戏之后,愈来愈感兴趣,恨不得天下间的女人,都让他玩。
突然他灵机一动,道:「阿来婶,妳看,那是什么?」
阿来婶,惊慌道:「是什么?是什么?」
少奇指着甘蔗园内幌动的影子,这种情况真的有点吓人,他也用惊骇的声音说:「是不是鬼……?」
阿来婶显然害怕的发抖,娇叫:「鬼……鬼……!?」
少奇乘机就把阿来婶,拥入怀中,安慰道:「有我在,不要怕。」
可是这个时候少奇已经温香满怀,阿来婶的娇躯已经在少奇的怀中,少奇为了使阿来婶的阴户能贴紧自己的大鸡巴,特地伸一手在阿来婶的臀部按紧,如此两人下部就紧紧贴着了。
阿来婶心跳急促,问道:「有什么?我怕……」
「有我在,还怕什么?」
阿来婶身上透着一股女人淡淡的幽香,这股幽香,薰得少奇的大鸡巴硬起来了,何况胸前又紧贴着阿来婶那一双饱满的乳房。
他的慾火沸腾起来了。
阿来婶发觉有异,已经被少奇抱紧紧了,心急着说道:「少奇……不行……哼……不行……」
她要挣扎少奇出怀抱,娇躯一阵的扭动,不扭动还好,这一扭动她下面的阴户正好与少奇的大鸡巴磨擦生电,突然感到好受极了。
少奇已是过来人,跟阿姨玩多了,常识就丰富了,他感到阿来婶的阴户渐渐的涨起来,知道她已吃到了甜头,于是柔情万千地说:「阿来婶,你好美、好迷人。」
「哼……不行…少奇你别这样……」也不知是挣扎还是什么?阿来婶只是直扭着身体,用阴户去磨擦少奇的大鸡巴。
少奇把握机会,立即用双唇,吻上了阿来婶的香唇了,但觉她的香吻已经灼热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最先只是微微的闪避着少奇的双唇,一下子就与少奇热烈地接吻起来了,而且把少奇伸进她香口中的舌吻,又吸又吮地,像吃糖果般,愈吃愈甜。
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少奇突然想起阿姨和妈妈来,尤其是阿姨,已经把他盯死了,他与阿来婶出来,太久的话阿姨一定会疑神疑鬼,搞不好,自己要指染阿来婶的企图,会被她看穿的。
他趁着阿来婶的香吻,离开他的嘴唇的时候也放鬆了拥抱阿来婶的双手,阿来婶反而把少奇搂得紧紧的,下面的磨擦更快了,突地她低声娇叫:
「嗯……呀……嗯……」
她用尽平生之力的抱紧少奇,娇躯一阵的抽搐,摇摇欲垂,像要跌倒似的,少奇赶忙的用手轻搂着她。
可惜,在朦胧的月光下,少奇并没有看到阿来婶粉脸上的表情,或者那一定是非常销魂蕩魄,何况,阿来婶的脸孔,又非常娇豔迷人。
半晌,阿来婶挣脱了少奇的拥抱,自己慢慢的往前走,少奇呆了一下也跟了上去,这种场面他没有经历过,不知该如何应付。
现在,阿来婶是害羞呢?还是生气?
少奇为了试探阿来婶的虚实,只用一手去擦着阿来婶的玉手,阿来婶微微挣扎个意思意思,又任由少奇握着。
少奇安心多了,说:「阿来婶,妳真美……」
「哼……」她的娇哼,大出少奇的意料之外,因为这哼,哼得一点儿也没有原因,他只好试探的问:「哼什么?」
「我有什么美,还是你的阿姨才真正的美呢?」
少奇心下大惊道:「阿姨美,跟我有什么关係?」
「当然没有关係了,你只是摸揍她的大腿,摸摸她的那里而已。」
少奇心想这下要糟了,他与阿姨实在也太过份了,好在只有阿来婶知道,否则一定闯下大祸了,他赶紧又把阿来婶搂靠在自己身边,说:
「这种事,不可胡说。」
「我又没说什么。」
「唉……妳……!」
「我早知道你是个坏人。」
「我,坏人?」
「是呀,不然为什么那天中午,在厕所旁偷看人家的那里,又把你那个掏出来给人看。」
「妳的什么那里?我的那个什么?」
「……」阿来婶像是生气了,睹气不再说话了。
少奇赶忙把那天的情形,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,最后说:「我因看了妳的那里,才注意妳,发现妳是多么迷人美丽,才爱上妳的。」
「小孩子懂得什么叫做爱,你只过是好奇,想玩弄人家而已。」
「玩玩又有什么关係,妳又没有损失什么?」
「嗯……」
「再说,我玩弄妳,妳不也同样的在玩弄我吗?」
「……」
少奇说着,伸手就要翻开阿来婶的洋装裙子,被阿来婶一手拉开,说:
「前面杂货店到了,你……你还毛手毛脚。」
果然前面不远处,灯光大亮,有几家店铺了。
少奇果然规矩多了,也跟阿来婶保持一个距离,两人先经过饮食摊,看见爸爸、王叔叔、阿来叔在喝酒,再到杂货店。
阿来婶买完东西,经过小食摊,因为王叔叔已不胜酒力,爸爸就叫少奇扶着王叔叔先回家。
少奇真的失望极了,本来在回程就可以摸摸阿来婶粉臀、小穴了,乳房了,现在一切都泡汤了,真是气人。
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到工地,阿姨看电视看得入迷,只叫少奇扶王叔叔进去睡,她与妈妈躺着看电视连动都不动。
他把王叔叔扶进去睡了,突来想起阿来婶是回她的住处的,他赶忙走到阿来婶住处,奇怪,怎么又见不到她的人?
落寞的回到他的住处,也只见阿姨和妈妈,他一直纳闷,刚才阿来婶,又是跑到那儿去了,不久,阿来婶又回来看电视了。
那一夜,少奇在床上,翻来覆去,睡不着觉,他一直幻想着阿来婶跟他拥抱的那一幕甜蜜的情况。
猛地他想着,莫非那时候阿来婶是丢精了,或者怎会把她自己的阴户贴在大鸡巴,磨擦得那么利害,然后紧抱着他,而后又像要跌倒,一定是她丢精。
他想又不可能,那有小穴没有插进鸡巴,只这样磨擦就会丢精的道理,岂有这种事,奇怪……他胡思乱想了一阵,就睡了。
从那天起,他有机会就挨近阿来婶,可是阿来婶一见了他挨近,像见到魔鬼似的,赶忙跑开。
跟阿来婶亲近的机会本来就少之又少,阿姨妈妈在都不可以,三个大人在,更不可以。他只好眼睁睁望着天鹅肉,偏吃不到口。
有一晚,三个大男人喝得醉昏昏的跄踉回家,爸爸一回家就上床睡了。王叔叔也脚步不稳的回床睡了,阿来叔却躺在地上睡。
这时大约晚上十点多,三个女人都睡了,少奇最清楚,阿姨睡得一定最甜,因为七点多的时候,就叫他亲哥哥,约他到第四间公寓的五层楼上,玩了快二个钟头,俩人玩得很儘兴又痛快。
现在阿来叔躺在地上睡,又是一个好机会。阿来叔,他们是住在第二楼的第四间,正好是他家的斜对面。
于是他就跑到阿来叔的家,进了卧室。
因为这种建筑物是粗坯,当然没有门,阿来叔又懒的做门。
在五烛光的朦胧灯下,阿来婶睡得很甜。
偏偏她睡觉很守规矩,洋装的裙子,把下部盖得好好的,少奇有点儿失望,他还是走上板子钉的床上,一手故意按在她的大腿上,临近阴户的地方,摇着阿来婶,说:「阿来婶,阿来婶。」
她被摇醒了,猛地坐起来,问:「你要干什么?」她有惊慌的样子,少奇的手虽然还按在她的大腿上,隔着层裙子才是她的大腿,可是还捨不得收回来,他只好说:「阿来叔躺在地上睡了。」
「这种酒鬼,不要理他。」
少奇见阿来婶对自己的手并没有拒绝的意思,于是顺手一滑,摸到了她的阴户,还是隔着衣服。
「啊……」阿来婶低叫了一声,害怕地站了起来,说:「别乱来……我要叫人……」
这一句话,真的把少奇给吓住了,只好走下床,阿来婶也走下床说道:「帮我去把那酒鬼扶上床。」
「好。」
两人来到阿来叔处,少奇扶着头部,阿来婶扶着脚部,把个醉得不省人事的阿来叔,扶上床了。
被阿来婶一再的拒绝,少奇是有点儿灰心了,但就是不死,人人都有这种心理,愈是得不到的东西,愈是想弄到手。
少奇就是弄不明白,那夜阿来婶被抱着还「嗯……」叫个不停,怎会那么快就反脸无情呢?是不是自己跟阿姨偷偷的幽会,使她不满呢?
阿来叔一躺好,阿奇也不敢胡缠,就要下床。
阿来婶说:「帮我把阿来叔的衣服脱掉。」
「好。」
她边为丈夫脱衣裤,边抱怨说:「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只顾自己。」
在为阿来叔脱衣裤时,两人相靠近,少奇就是不死心的,故意把手臂抬高,正好碰到她的乳房。
阿来婶的娇躯抽搐一下,又没有拒绝的表示了。
少奇并没有高兴得太早,假如再进一步,必定又会遭到拒绝的,所以他碰到乳房的手臂处,只轻轻地动着,像是揉又像摸她的乳房似的。
果然,她的乳头硬了。
阿来婶的乳房是很大,虽然是软软地,却也很结实,因为她己经生过二个孩子,孩子由公婆养,自己与丈夫出来工作谋生,所以乳头是比阿姨大多了,但是乳头大,并不表示不好。
少奇很惋惜,不能用手掌去揉弄。
一下子阿来婶又换了一个动作,少奇的手臂,又碰不到她的乳房了。
少奇心想今夜是最后的机会,就放大胆一点,她若再拒绝,以后就少动她的脑筋,反正有王阿姨可玩,何况王阿姨愈来愈少不了他了。
就在阿来婶为丈夫脱外裤的时候,少奇出其不意的伸手摸着她的阴户,当然也是隔着洋装裙子了。
「嗯!……」阿来婶微哼一声,娇躯一阵颤抖,微微挣扎一下,就放弃了抵抗,隔着一层洋装与三角裤,入手还是满舒服,很满足的。
可是这却令少奇非常诱惑,阿来婶对他这种忽冷忽热,若即若离,真的使他不知如何来应付她。
她作完了工作,就下床了。
少奇只好也怅惘下床,二人来到客厅,少奇想再拥抱,阿来婶已像面临大敌当前似的戒备着,何况客厅灯光亮,又是在他家与阿姨的斜对面,万一被别人看到,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阿来婶有点惧怕的说:「你回去睡吧!」
少奇只得点点头,走了几步,刚出了门外,「卡」的一声,阿来婶已把电灯关掉。
他停止不前,转回身,只见阿来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处。
这是很短时间的事,少奇猛地再度冲入客厅,上前拥抱阿来婶。
阿来婶高举一双玉手,刚好接住少奇,双手按在少奇的双臂上,不使他太靠近,娇声颤道:「你不能这样!」
「为什么?」
「我不是王阿姨,任由你少奇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,你是个魔鬼。」
听得少奇全身冷了一半,无端端的自己变成了魔鬼,这从何说起呢?看来要指染阿来婶,似乎不可能了,灰心的说:「我为什么是魔鬼?」
「你专门破坏人家老婆的贞操。」
贞操,这实在是很隆重,很严肃,很堂皇的问题,阿来婶提起这贞操问题,少奇本来己翘起来的大鸡巴也软了下去。
少奇把声音,压得很低,说:「阿来婶,我爱妳呀!」
「小孩子,懂什么爱?」
「我懂。」
「你既然懂,就该回去睡觉。」
「为什么?」
「哼!原来你的爱就是摸摸女人乳房,摸摸那里,最好躺在床上让你发洩了兽慾,这就是爱吗?」
「……」
「这种爱我不希罕。」
「……」

  「少奇,你为什么爱我?」
「阿来婶,妳很美丽,很迷人。」
「你说得太少了。」
「太少了?」
「少奇,你应该加上妳很可爱,很甜蜜……可以很多,是不是,为什么不说话呢?」
「……」
「其实说美丽了,迷人了,可爱了,我自认不及你的王阿姨,你有王阿姨那样的美人,招之即来,挥之即去,要去第四间的第五楼,她就乖乖的随你走,都还不好吗?何况又是她缠着少奇你,你就该满足,骄傲了,不该再对别的女人做非非之想了拥抱……」
听得少奇的双手都垂下来,整颗心直往下沉,沉到冷水的水中似的。原来,自己的一举一动,尚逃不过阿来婶的眼光。
她,太精明了。他萎然的转身走。
阿来婶说:「你跟王阿姨的事,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。」
这一夜,他真的失眠了。
翻来覆去,脑海里一下子王阿姨,一下子阿来婶,这两个女人交替出现,有时候,两个女人的脸孔,贴在一起,使他分不清楚是阿姨还是阿来婶。
阿来婶……王阿姨……!
他条地坐起来,是不是阿来婶吃乾酷,不然有时候让他摸摸,有时候又不理他,这是什么原因?
阿来婶,一定有学问。
他想通了,阿来婶一定很有学问,有学问的人,就有气质有风度,难怪阿来婶的一举一动,一蹙一笑,另有一种迷人的韵味。
这种迷人的韵味,是其他女人所没有的,阿姨更不能比了。
阿姨真的是很美丽,很妖豔,可是他总觉得比不上阿来婶,原来就是这个原因。
他胡思乱想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醒来,已十点多了,大家都在工作了,他很惭愧地也参加入工作,见了阿来叔,阿来叔:「少奇,昨天晚上谢谢你。」
阿来婶冷哼一声说:「大男人喝得不省人事,还要小孩子扶上床,还是不感到惭愧。」

  阿来婶特别把「小孩子」说重一点,强调的语气。
王叔叔问道:「少奇,昨晚想女人吗?阿成叔晚上带你去茶室,你要抱、要摸、要爽歪歪都可以,没钱,阿成叔借给你,晚上去。」
王阿姨娇叱一声:「老不死的,对小鬼头怎可乱说话。」
又是小孩子,又是小鬼头。
少奇大感不是滋味,但他还是解释说:「我想联考考个好成续。」这一下,大家都默默不作声的工作了。
联考,这实在是个大问题,大家都希望他考上高中,尤其是爸爸,常常对他说:「好好的读书,努力往上爬,你能读大学,研究院,爸爸就算做牛做马也把钱付给你,你放心。」
本来少奇对阿来婶应该是要死心的。偏偏就是不信邪,阿来婶有时侯又对他很好,会拿东西给他吃,在众人的面前,又是很关心地问东问西,叮咛他这样、那样。
若即若离,害得少奇像得了相思病似的。
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地图

本站小说均通过搜索引擎转码而来,尊重转码及著作权协议,不保存小说内容及数据,仅作宣传展示

© Copyright 蜗牛小说_最新笔趣阁小说阅读网站,蜗牛免费看小说网 2022. All rights Reserved .